著名作家刘醒龙:最大遗憾是没上过大学缺少科班学习

  • 日期:09-14
  • 点击:(1677)


01: 18: 10南方都市报

“文学就像一个黑洞。在最深处,有一个'无限质量,无限小的'文学中心。只要它们接近这样一个黑洞,所有的文学元素都会被吸收,但外人永远不会观察和测试。这种令人难忘的是作家本人最真实的。“着名作家,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刘兴龙向南国书香节献上了新书。

8月16日下午,由南方出版媒体主办,广东人民出版社联合主办的《刘醒龙文学回忆录》新书分享会在琶洲展馆广东馆活动区举行。当被问及生活中的遗憾时,刘兴龙坦言,他最大的遗憾是错过了大学而不是在大学学习。谈到本土,他说土地的概念是动态的,也许未来农村土地的概念就是城市。

新书创作的初衷

恢复作家的真面目

《刘醒龙文学回忆录》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载有当代作家刘兴龙文学创作的回忆与反思,以及对文学道路上生活,社会和历史的思考。他深刻描述了刘兴龙的“文学上半部”。

在谈到这本新书时,刘兴龙说,恢复作家的真面目,以文学的形式展现作家在世界上的意义,是他自己创作的最初想法。 “文学就像一个黑洞。在最深处,有一个'无限质量,无限小的'文学中心。只要它们接近这样一个黑洞,所有的文学元素都会被吸收,但外人永远不会观察和测试。这种令人难忘的是作家本人最真实的。“

“他对时代的关系有着深刻的理解。他对时代的真诚和真诚。他认真地把文学作为自己的事业和作家对时代的责任。”广东作家协会会长姜树卓对刘兴龙低调内向的创作态度表示赞赏。他认为刘兴龙的作品充满了许多思想和情感。 “作家是理性和感情最敏感的群体。其他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经常发生在敏感的人身上。”当这些东西被作者逐字表达出来,他们的爱情以他人的感受来表达时,我们就能看到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

“我特别欣赏兴隆的着作。这一代的作家往往因其前卫的小说,新概念和流派而闻名,引人注目。但兴隆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他写下他的事实,写下他的影响和写下他在文学界的地位,这在文学界是罕见的。“广东文学院院长熊玉群认为,刘兴龙在现实生活中始终坚持“写实冲击波”的写作风格,并以其扎实的工作赢得了鲁奖和毛泽东奖。

对于这本358页的书《刘醒龙文学回忆录》,熊玉群表示,它的外观和内容都令人耳目一新。作者用六章来谈谈与奖励,家园,爱情,劳动和人才相关的经历,故事和观念。他将人,人的本性和思想融入艺术的灵魂中,毫不留情,文学的魅力随着时代的流逝而出现。

最大的遗憾是:

从未去过大学,缺乏学科课程

“我在中国文学中可能真的很独特。自高中毕业以来,我没有进入任何其他学校。”在现场对话期间,刘兴龙被问及他的遗憾。他承认自己从未上过学,缺乏课程,这仍然很可惜。 “这是最大的遗憾。我最心碎的事情之一就是我从未上过大学。”

另一个遗憾是它没有去长江的真正来源。 2017年左右,刘兴龙用长达40天的时间走长江,从长江到长江,从吴淞口到可可西里,但由于气候的原因,七月可可西里冻土的表面融化了。即使是牦牛也无法进入,刘兴龙没有去长江的真正来源,这也是一种遗憾。 “课程可能缺乏准备。我一般都会努力使事情变得完美,增加自我修养,丰富自己。然后我就会有更少的缺点。我可以为很多事情给自己99分。”

刘兴龙不再飞行,只能坐火车。这与20年前的空难有关。 1997年7月25日上午8点,在大连空难事件中,飞机起飞时飞翼突然爆裂。在刘兴龙经历了极度的恐慌和惊吓之后,他旁边的安全门首先被拉出来。之后,他觉得生与死是由一层纸分开的,这是非常可怕的。

这次空难也成为他写作的转折点。 “我选择文学的原因是为了在某种意义上传递死亡。”一开始,刘兴龙写了一篇短文和短文。在空难之后,他觉得这辈子很难做到很难。问题是走得越来越远。 “长篇文章肯定比短期和中期更困难。”

会话

谈论文学创作:

当地是充满活力的,也许未来的概念就是城市

写作的动机和原因是什么?

刘兴龙:写作的动机不是基于沉淀和思考,而是基于事物之间的联系。任何美丽而有吸引力的文字都是“有意的”,但它也需要一定的机会和命运。

问:你对本土的解释贯穿全书。你将它与文学传统和中国故事结合起来,成为你小说的母亲。几十年来,你如何在这座城市生活后留在原住地?农村关系的联系怎么样?

刘兴龙:土地的概念不是静态的,也是动态的。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鲁迅时期相比,发生了变化;在21世纪,我们现在对本土和对20世纪90年代的理解有不同的理解。

我认为当地的土地实际上是一个来自他来自的地方的人的纠结和复杂。也许有一段时间,地方的概念是城市,城市用来取代本土,但它们的意义是相同的,因为当整个社会城市化和城市化时,“本土”这个词肯定会随着城市化而演变。在接下来的20年里,我们真正了解的城市,我们的社会非常接近城市,当我们的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完全融合时,城市和现在的土地可能具有相同的意义。

问:你认为小说的文学作品在思想上是重要的,还是作品的重要故事?

刘兴龙:我认为对于小说来说,第一个是故事。毫无疑问,它必须是一个故事。没有故事。小说的虚拟和真实文本以及虚拟和真实主题都消失了。我在文学中对文学的理解是关于意识形态的,而不是关于思考的。为什么它是意识形态的?这种想法可能是模糊的,未经证实的,但它是一种方法,一种方向,一种渠道。最好的文献可能只是为你打开一扇灵魂之窗,而不是告诉你该怎么做。一些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的小说现在似乎有思想和缺乏意识形态。现在,如果你再读一遍,你可能会感到傻眼。他告诉你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当他思考思想时。我认为应该是思想导向,而不是思考。

作家简介

刘兴龙1956年出生于黄州古城。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小说委员会副主任。杰作有一个中篇小说《凤凰琴》《秋风醉了》《分享艰难》,依此类推。发表了一部小说《威风凛凛》《一棵树的爱情史》《黄冈秘卷》,长篇作文《一滴水有多深》《上上长江》,长诗《用胸膛行走的高原》和各种小说,散文和散文等80多种。《圣天门口》获得第二届中国小说学会小说奖,《蟠虺》获得2014年杰出小说奖《人民文学》。散文《抱着父亲回故乡》获得第7届老舍散文奖,中篇小说《挑担茶叶上北京》获得第一届鲁迅文学奖,小说《天行者》获第8届茅盾文学奖。

撰稿:南都记者何伟通讯员孟晓

“文学就像一个黑洞。在最深处,有一个'无限质量,无限小的'文学中心。只要它们接近这样一个黑洞,所有的文学元素都会被吸收,但外人永远不会观察和测试。这种令人难忘的是作家本人最真实的。“着名作家,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刘兴龙向南国书香节献上了新书。

8月16日下午,由南方出版媒体主办,广东人民出版社联合主办的《刘醒龙文学回忆录》新书分享会在琶洲展馆广东馆活动区举行。当被问及生活中的遗憾时,刘兴龙坦言,他最大的遗憾是错过了大学而不是在大学学习。谈到本土,他说土地的概念是动态的,也许未来农村土地的概念就是城市。

新书创作的初衷

恢复作家的真面目

《刘醒龙文学回忆录》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载有当代作家刘兴龙文学创作的回忆与反思,以及对文学道路上生活,社会和历史的思考。他深刻描述了刘兴龙的“文学上半部”。

在谈到这本新书时,刘兴龙说,恢复作家的真面目,以文学的形式展现作家在世界上的意义,是他自己创作的最初想法。 “文学就像一个黑洞。在最深处,有一个'无限质量,无限小的'文学中心。只要它们接近这样一个黑洞,所有的文学元素都会被吸收,但外人永远不会观察和测试。这种令人难忘的是作家本人最真实的。“

“他非常了解时代关系。他非常真诚,真诚地面对这个时代。他把文学作为自己的事业认真对待,并把它视为作家对一个时代的责任。”广东作家协会主席姜树卓对刘兴龙低调内向的创作心态表示赞赏。他认为刘兴龙的话充满了很多的思想和情感。 “作家是一个对理性和感情最敏感的群体。不可能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经常发生在敏感的人身上。当这些事情被作家一言一印。出来用你的爱说出你的爱,我们可以看到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

“当我写作时,我特别钦佩。像这一代的作家经常因为出演前卫小说,新概念和流派而声名鹊起。这可以首次亮相,但觉醒是一种独立的存在。我是在写作的。写实,写下了影响,并写下了文学界的地位。这在文学界也是罕见的。“广东省文学院院长熊玉群认为,刘兴龙渴望在自己的现实生活中谋生。 “现实冲击波”的创作风格一直依赖于大量的作品,并赢得了鲁和毛奖。

对于这本新的358页的书《刘醒龙文学回忆录》,熊玉群说,它的外观和内容都令人耳目一新。作者用六章来谈谈与奖励,家乡,爱情,劳动和才能相关的经历,故事和情感。他在没有怜悯的情况下在艺术的灵魂中刻画人性,人性和思想,文学的魅力应运而生。健康。

最大的遗憾:

我从未去过大学读课。

“我在中国文学中可能是独一无二的。高中毕业后我没有去任何其他学校。”在现场对话中,我被问到并感到遗憾。刘兴龙坦率地说,他没有上学,缺课。 “这是最大的缺点。我最痛苦的事情之一就是我从未上过大学。”

另一个遗憾是它没有去长江的真正来源。 2017年左右,刘兴龙用长达40天的时间走长江,从长江到长江,从吴淞口到可可西里,但由于气候的原因,七月可可西里冻土的表面融化了。即使是牦牛也无法进入,刘兴龙没有去长江的真正来源,这也是一种遗憾。 “课程可能缺乏准备。我一般都会努力使事情变得完美,增加自我修养,丰富自己。然后我就会有更少的缺点。我可以为很多事情给自己99分。”

刘兴龙不再飞行,只能坐火车。这与20年前的空难有关。 1997年7月25日上午8点,在大连空难事件中,飞机起飞时飞翼突然爆裂。在刘兴龙经历了极度的恐慌和惊吓之后,他旁边的安全门首先被拉出来。之后,他觉得生与死是由一层纸分开的,这是非常可怕的。

这次空难也成为他写作的转折点。 “我选择文学的原因是为了在某种意义上传递死亡。”一开始,刘兴龙写了一篇短文和短文。在空难之后,他觉得这辈子很难做到很难。问题是走得越来越远。 “长篇文章肯定比短期和中期更困难。”

会话

谈论文学创作:

当地是充满活力的,也许未来的概念就是城市

写作的动机和原因是什么?

刘兴龙:写作的动机不是基于沉淀和思考,而是基于事物之间的联系。任何美丽而有吸引力的文字都是“有意的”,但它也需要一定的机会和命运。

问:你对本土的解释贯穿全书。你将它与文学传统和中国故事结合起来,成为你小说的母亲。几十年来,你如何在这座城市生活后留在原住地?农村关系的联系怎么样?

刘兴龙:土地的概念不是静态的,也是动态的。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鲁迅时期相比,发生了变化;在21世纪,我们现在对本土和对20世纪90年代的理解有不同的理解。

我认为当地的土地实际上是一个来自他来自的地方的人的纠结和复杂。也许有一段时间,地方的概念是城市,城市用来取代本土,但它们的意义是相同的,因为当整个社会城市化和城市化时,“本土”这个词肯定会随着城市化而演变。在接下来的20年里,我们真正了解的城市,我们的社会非常接近城市,当我们的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完全融合时,城市和现在的土地可能具有相同的意义。

问:你认为小说的文学作品在思想上是重要的,还是作品的重要故事?

刘兴龙:我认为对于小说来说,第一个是故事。毫无疑问,它必须是一个故事。没有故事。小说的虚拟和真实文本以及虚拟和真实主题都消失了。我在文学中对文学的理解是关于意识形态的,而不是关于思考的。为什么它是意识形态的?这种想法可能是模糊的,未经证实的,但它是一种方法,一种方向,一种渠道。最好的文献可能只是为你打开一扇灵魂之窗,而不是告诉你该怎么做。一些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的小说现在似乎有思想和缺乏意识形态。现在,如果你再读一遍,你可能会感到傻眼。他告诉你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当他思考思想时。我认为应该是思想导向,而不是思考。

作家简介

刘兴龙1956年出生于黄州古城。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小说委员会副主任。杰作有一个中篇小说《凤凰琴》《秋风醉了》《分享艰难》,依此类推。发表了一部小说《威风凛凛》《一棵树的爱情史》《黄冈秘卷》,长篇作文《一滴水有多深》《上上长江》,长诗《用胸膛行走的高原》和各种小说,散文和散文等80多种。《圣天门口》获得第二届中国小说学会小说奖,《蟠虺》获得2014年杰出小说奖《人民文学》。散文《抱着父亲回故乡》获得第7届老舍散文奖,中篇小说《挑担茶叶上北京》获得第一届鲁迅文学奖,小说《天行者》获第8届茅盾文学奖。

撰稿:南都记者何伟通讯员孟晓